仙人桥那两棵黄角树
2010-08-13 10:18:00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编者按:树,是鸟儿的家园。仙人桥那两棵黄角树文 邓文国我曾经两次去拜访那两棵黄角树。第一次是跟一群鸟儿去的。那天我们出北门顺古驿道往黄许,在绵远河边玩耍笑闹,惊飞防护林里的一群鸟儿。鸟儿先北面飞向一
编者按:树,是鸟儿的家园。
       
 
仙人桥那两棵黄角树
 
文/邓文国
 
 
我曾经两次去拜访那两棵黄角树。
第一次是跟一群鸟儿去的。那天我们出北门顺古驿道往黄许,在绵远河边玩耍笑闹,惊飞防护林里的一群鸟儿。鸟儿先北面飞向一片田园,被牛鞭重又惊起,折向南边滑过去,音符般消失于一丛绰约的枝梢。就要去追回那群鸟儿。先是阡陌的田园、黄的菜花、绿的麦苗,再是农家,一应的楼房瓦舍,小巧巧的可人,再前面就看见了那丛枝稍。却被一大片院落托了,鸟儿在苍苍壮壮的枝柯上,站成了跃动的芽。走近了,竞赫然两棵大树,高十余丈,冠盖四围房舍,怯怯的不敢进。一老叟树后闪出,朗声招呼:客官,树下用茶。就近前施礼,探问。老者捋了捋胡须:客官打问这树麽?此乃黄角树,仙人所植,悠悠二千余年矣。动问老者高寿,八十有二,说童稚时就在树下打闹,几十年这树还是一个样子,不见其高,不见其大,只年年长叶,年年开花,年年落叶,年年香火不断。
走到树下,只有五只竹椅围了一张条桌。几声脆响,盏也摆好,茶也沏上。坐定,却并不喝茶,目光只盯那树。左边一棵大,要十人合抱,右边一棵略小,七八人可围定。树干相距八尺,根虽龙脚凤爪地抓牢了土地,却又你纠缠着我我纠缠着你,看似分离却又相依。你就忍不住走近去,哦,这哪里是两棵树啊,是两个巨人了。强劲的躯体,肌肉劲健力擎万钧,是为了共同撑起这一片天空麽。一群小儿围了树捉迷藏,找了三圈,终于在凸凹的肌肉间找出两个,在树逢里拉出七八个来,咯咯的笑成一团了。原来右边那树自底空了,一条逢通到外面,侧身可进,容五六个大人的。两束柱形的光从头顶插下来,看了,是树身的两个孔。毛毛就从洞壁爬上去,头从洞里伸出树外,一个巧巧的笑脸就嵌在树上了。就更加相信这树是成了仙的,毛毛是沾了仙树的灵气了,不然会这样活泼泼的动人麽。正想着,毛毛竞从洞里钻上了树杈——树的躯干从这里分成了两股,呈V形,是两只粗壮的胳臂。这两只胳臂,分别要四人合抱的。站在杈口上,可以看清另一棵大树也在两丈高处分了枝,是要三人合抱的六只胳臂,中间摇篮似的窝着。就想上那棵树。
要上另一棵树更困难一点,我们抱紧了一块纵向凸起的“肌肉”往上爬,却几次滑下来。不甘心,再上。就有一圈红绸布艳艳的在手边了——是信男信女为仙树挂的红,却成了上树的一个攀援。柔柔润润的,感觉是一双母亲的手。果然就轻松的上去了,气不喘,心不跳,脚不软。上面空阔得很哩,可以置一张八仙桌,十六个人坐了吃酒;可以置六张小条桌,二十四个人坐了饮茶。六只坚实的臂膀可以放心的依靠,六个方向通风透光,就乐颠颠的在上面唱啊跳啊闹啊。累了就选一个枝桠倚了或卧了,坚硬的树顿时就柔若肌肤。头就斜过来,看蚂蚁悠闲的上下,听树静静的呼吸。有人就说,这树上可以住一家人的,风吹不怕,雨打不怕,跳了闹了也不影响楼上楼下;有人说,就给我们几个人闲来喝茶吧;又有人说,什么都不要,就要一对凤凰在这里做窝。有人叫起来,不对吧这叫什么树啊。就大声的问那位老爷爷。说这是黄角树,又叫榕树。梧桐树才歇凤凰哩,黄角树只住神仙!就记起那群鸟儿,抬头看时,早没有了。树梢上有野蜂似的嫩嫩的芽,划乱了一片黄昏的天。想必鸟儿来这里只是歇歇脚,不做窝的。窝,肯定在那片防护林里。
倦鸟归林,我们也回去吧。就哧溜哧溜梭下树去,端起各人的茶喝了,再看一回树,出院门,上路。拐弯了,又一齐回过头,看那两棵树,早被一大片房屋没了身子,枝稍也只有一丛,不像是两棵树了。
回来说给邻居老者,说你们到了仙人桥了。从前那里有座道观,观里有邱姓和张姓两位道人,那两棵黄角树先是他们的两根拐杖,他们成仙后,两根拐杖就生根长叶,长成两棵大树了。树虽是黄角树,却菩萨般灵哩,求他啥事都应的。每年树上谢了的花,落了的叶,被远近的人扫了,拿回去泡了茶喝,治百病哩。说得心痒痒的,直后悔没捡一块腐了的树根回来泡水喝。
第二次去是礼拜天,这次是专程去的。妻腰疼半年了,更是急切。这次,我们直接出北门十五里走一段土路就到了。
黄角树却长出了叶子,稠稠的嫩嫩的黄,微风吹了,飒飒翻动,似手掌在拍哩。妻就万分的感动了,一叠身跪在地上直叩头。到最后抬起头时,叶就不动了。妻就一脸虔诚的围了树,看树身凸起的肌肉,看肢臂上的青筋,最后在左边那棵大树旁停下来,双眼直直的看树干上那个深穴。有蛹动的东西出入,细看了,是蜜蜂哩。这小精灵我是熟悉的,我还见过蜂王,身子纤纤秀秀,却指挥着千万只工峰采花酿蜜。那是多美好的一支队伍,怎么就驻进了这树穴了呢。看妻子那一脸安详,就想:这蜜蜂,是从外面驻进去的一群生命,还是从树里飞出来的一群神灵!
叫了三盏黄角树花茶,呷一口,果然芳香扑鼻,沁人心脾。妻就正面坐了,定定的看两棵树。毛毛一转眼又爬到那个树洞里了。我举起相机,抢这个镜头。又把机子给了妻,自己爬上树跟女儿一起面向镜头。像照了、笑了、闹了,毛毛却不下来,要那树上的叶。我在心里祷告了一回才爬上一个枝桠,采下十数片叶子,毛毛如获至宝。
回到茶桌前,妻神秘的咬我的耳朵说,她有一个重大发现。忙问其故。妻指着两棵树说:左边是男,右边是女,一对老夫妻哩。奇怪,我听了并没有惊讶,似乎她说了我在心里早就想说的话。是啊,阴阳相济,雌雄相生,才成世界啊。看他们站在这里,根,深埋在地下,叶,相融进云天,采天地之灵气,集草木之精英,遥遥二千年矣。夫妻做到这个份上,谁不羡慕啊。
再看冠盖之下的四围房舍,门都大开着,有鹤发老人,总角童稚,怡然自乐。寻一间茶舍进去,座间尽皆童颜老者。打问才知此乃仙桥村老年协会。墙上两副对联,一副是:书中乾坤大,笔下天地宽。一副是:勤俭治家昌,忠厚传世远。中堂是唐太宗与许敬宗的对话,我把它抄下来了:唐太宗问:朕观群臣之中,唯卿最贤,仍有言卿之非者,何也?敬宗对曰:春雨如膏,农夫喜其润泽,行人恶其泥泞;秋月如镜,佳人喜其玩赏,盗贼恶其光辉;天地之大,人犹感焉,何况臣呼?无美酒肥羊以调众口,是非且可听,听之不可说。君听,臣遭诛;父听,子遭戮;夫妇听之离;朋友听之别;亲戚听之疏;相邻听之绝。人生七尺躯,谨防三寸舌。上有龙泉,杀人不见血。太宗曰:卿言甚善,朕当识之。
刚抄完这段,妻就牵了衣袖出门,天果然黑尽。
回到家里,毛毛将黄角树叶洗尽,捣出汁液往脸上敷,忙问其故,曰:再沾沾黄角树的仙气。
逾七日,妻腰疼痊愈。
 
附:写这篇文章,是想告诉大家,树,跟我们人类一样,是具有灵性的生命。尤其是那些古树,它们看着、陪伴着我们生活那么多年,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甚至成为我们所依赖的风和水,甚至它就是生活在我们中间的一个活生生的神灵,你保护它,它会护佑你的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仙人桥 黄角树

上一篇:朱辅国博客
下一篇:走进大自然,亲近大自然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
CopyRight 2006-2016 鸟歌网 版权所有
中国·四川·德阳【鸟歌网】 QQ:540746929 邮箱:540746929 @qq.com; niaoge88@yeah.net 电话:0838-2904737
蜀ICP备06024227号